首頁 > 芭蕾配爵士,這部獲四項托尼獎的原版音樂劇終于來了!

芭蕾配爵士,這部獲四項托尼獎的原版音樂劇終于來了!

2019-06-28 16:23:42 關鍵詞:一個美國人在巴黎 來自:中票在線

首次登陸中國的百老匯英文原版音樂劇《一個美國人在巴黎》(An American in Paris)(以下簡稱《美巴》)經過了南京與上海的多場巡演后,即將于7月2日至7月7日在北京保利劇院公演。這部改編自好萊塢經典歌舞片的音樂劇,2014年首演于巴黎,次年登上百老匯的舞臺,并在當年的托尼獎上斬獲12 項提名,最終捧得“最佳編舞”、“最佳燈光設計”、“最佳舞美設計”、“最佳編曲”4項托尼獎大獎。

相較于其他以音樂抒情的劇目,《一個美國人在巴黎》則是一部融合了芭蕾舞與爵士樂的“非典型”音樂劇,劇中主演們載歌載舞的表演,是對歌舞片黃金時代的致敬。新京報記者采訪《美巴》制作人馬克·勞思、男女主角瑞恩·斯蒂爾、利安娜·考普,及本次巡演的技術總監楊潔,提前揭秘該戲亮點。

改編:同名電影開創新歌舞片模式

《一個美國人在巴黎》取材于1951年好萊塢同名電影,講述了一個關于美國士兵與法國女孩在二戰后重建生活的浪漫愛情故事。男主角杰瑞原是在戰爭結束后因渴望成為一名畫家而來到巴黎,預備展開新的生活。因緣際會之下,他偶遇了年輕的芭蕾舞者麗薩并與之墜入愛河,可與此同時他卻發現,自己的兩位朋友也同樣愛上了麗薩……

1951年上映的同名電影作為好萊塢歷史上的經典之作,首開古典芭蕾舞結合現代舞的歌舞片舞蹈模式之先河,其后的《西區故事》、《舞出我人生》等膾炙人口的作品,都是受到該電影的啟發并沿用了這一舞蹈形式。而如今的音樂劇版《美巴》編排,則是在音樂劇領域內對芭蕾舞元素進行了放大再創造。此外,電影版的故事起點設置在戰后五年后,而音樂劇的開端則起于戰爭剛結束時,也為女主角增加了一個追求者,變成三位男士“眾星捧月”。

舞蹈:編舞融入到舞臺每個細節

音樂劇版《美巴》的導演兼編舞克里斯多夫·威爾頓是托尼獎、奧利弗獎等多項戲劇大獎評選中的“常勝將軍”,一直在編舞界享有盛名,他不僅是英國皇家芭蕾舞團駐團編導,更曾為2012年倫敦奧運會編舞。對威爾頓來說,《美巴》作為一部載歌載舞的“非典型”音樂劇,其中展現出的豐富的肢體語言、多元的舞蹈種類是他多年舞臺經驗厚積薄發的結果。

在音樂劇版《美巴》中,威爾頓將傳統芭蕾與現代舞及眾多美國本土舞蹈元素相結合,用舞蹈編排和音樂營造出夢幻愉快的氛圍,帶領觀眾重溫百老匯黃金年代。戲中舞蹈和音樂的配比經過多番調試,“設計舞蹈時我一直把表演的需要放到首位,并且力圖通過舞蹈動作來傳遞信息。我喜歡在講述故事中想辦法和或許并不常看舞蹈的觀眾進行情緒交流。”的確,戲中包括轉場在內的一切肢體動作都是舞蹈的語言。咖啡館、百貨商店、排練廳等不同的場景轉換在演員們的舞動中被巧妙地融合在一起,整場演出極富連貫性,觀眾在觀賞中,幾乎意識不到場景正在變化。

音樂:幾赴巴黎搜集城市聲音

音樂作為音樂劇的“靈魂”,在劇目質量中始終起著決定性作用。《美巴》這部作品的雛形,也正是來自于現代派美國作曲家喬治·格什溫。1928年,格什溫在巴黎度假期間靈感迸發,將自己對城市的全部感受與想象化作音符寫就管弦樂交響詩。這之后,該作被擴編成電影并隨后發展成今日的百老匯音樂劇。電影版《美巴》曾于1952年第24屆奧斯卡金像獎上斬獲了包括最佳配樂(音樂類)在內的6項大獎,可以說,音樂一直是這部作品的亮點之一。

當年格什溫在完成配器后,曾自述:“這首新曲實際上是一部狂想性的芭蕾舞劇,它寫得非常自由,是迄今為止我所嘗試過的最新式的音樂。”創作過程中,格什溫曾幾度趕往巴黎,并在作曲中特地加入4 處出租車的喇叭聲音,以展現濃郁的巴黎城市氛圍。


舞美:三個“圓柱”精細復雜

對于細節的把握也沿用至音樂劇的舞美設計中。舞臺上三個大小不一的圓柱,讓熟悉巴黎的觀眾驚喜不已。圓柱頂著綠色的“帽子”,白日里見縫插針地擺滿報紙雜志與卡片,而一到晚間報攤收起,則重新變回貼滿戲劇海報的柱體。對于《美巴》本次巡演的技術總監楊潔來說,這是她職業生涯里所負責的最龐大的一次舞美運景:“光是9.6米的載貨車,我們裝道具就裝滿了15輛。”

舞臺投影、視頻變化也在時刻呼應劇情,并在其中融入了導演威爾頓對原作新的思考。“一些場景或者不是二戰時期所應有的,但代表了當代視角下的意識重構,這是一種跨時空的交流。”


表演:現代視角審視二戰時愛情

對于從音樂劇立項時就參與制作的女主角利安娜·考普來說,《美巴》是一部改變她生活的作品。20歲時,利安娜成為英國皇家芭蕾舞團的群舞演員,但直到6年后她才晉升半級,成為第一藝術家即主要群舞直至離團。隨后她參演《美巴》,便在2015年獲得托尼獎最佳女主角提名。

制作人馬克·勞思表示選擇利安娜擔任女主角的原因,除了舞技與歌喉并舉的實力外,利安娜本人與角色氣質非常貼近:“她是一個讓人充滿保護欲的女人,而劇中女主角在經歷戰爭后也正久久處于不安的狀態,期待得到幫助。”表演時,利安娜并沒有過多參考電影版,而是詮釋出了自己的思路:“我選擇用現代視角去審視并講述二戰期間的愛情故事。同時,麗薩在面對永遠被安排的命運時,最終可以勇敢地作出反抗,這對我來說很有啟發性,也充滿了鼓勵。”

在男主角的選擇上,扮演杰瑞的瑞恩·斯蒂爾同樣憑借和角色的高契合度脫穎而出。“第一天看見他時,他就是充滿熱情的狀態,個人魅力滿滿。這正是我們要找的杰瑞。”而斯蒂爾則覺得自己受教于角色不少,“演出杰瑞的過程讓我變得更加自信了,我不斷告訴自己要像他一樣時刻充滿信念感。

体彩河南11选五走势图